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百岁寿星:唐山市乐亭县毛庄镇新村李陈氏

作者:刘和

来源:乐亭县民政局、乐亭文化研讨会主编《乐亭百岁寿星》(2016年辑印)/乐亭故乡人网站(www.guxiangren.com)

题图来自网络,仅为配图,非本文图片




在乐亭城东毛庄镇左近村庄,人们提起丁庄李陈氏先生家,都称道老太太医德高尚,为后人留下了很多故事。

李陈氏,1887年10月出生在毛庄镇毛庄村刘庄一个陈姓之家。因她出生时十分顺利,母亲就就给她取名叫悦悦。

父亲知晓医术,终年在乡间行医,为当地百姓称道。在那缺医少药的年代,为患者治病都是靠扎针拔罐子,这种传统治疗办法就是不好也能去一半子病。悦悦在幼小时期,看到病人带病而来,十分痛苦,而经过父亲望闻问切,了解病情,经过他在肚脐、虎口、舌根、太阳或鼻孔等处扎针,居然使患者解除了病痛好了,她感到十分神奇,因而在父亲看病时她就很用心观看,并私自拿着银针练习。在和小同伴们在一同过家家时,就学着父亲的样子,装作大夫,做扎针治病的游戏。一次,她在家中扮做大夫给父母看病,一边把脉,一边装模作样地说:“你是心急发火,气血攻心,扎两针就好了。”还真有那么点意义,真让父母好笑。父亲看她认真的样子,以为可教,就有意教给一些看病和穴位学问,没到七八岁的她居然能记住。父亲有意考验她,她也精确地说出人体的各部位的穴位、治疗办法。

当时,父亲去给左近村庄患者治病,有意带着她,让她学着做点事,打打下手,她不只爱去,而且爱学,并学得很快,使她在理论中大大增长了治疗常识。在那个年代,女孩子没有读书的机遇,因而她没有文化,也没有名字。但她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,会看中医图谱上的穴位图,记住了人体的穴位称号,并会指着图谱上的穴位说字。可惜的是,因生天花,她的白晰晰的脸上留下几个浅白麻子。但仍没有影响她那美丽的面容。

1905年,小悦悦已出落成一个俊俏的大姑娘。家中日子过得好,长得身段又好,又会行医,炕上公开的活计都会,很多有样的人家都向她求婚。1905年,她嫁给了邻村夏庄丁庄村民李庆林为妻。在出嫁时,父亲特把自己行医用的一些治疗用具陪送给她,让她在婆家继续为村民行医看病。她在做了媳妇后,就不时坚持为临近各村患者治病。起初,受治的人们给她出诊费,她坚决不收。她说:“我给乡亲们除去病痛是应该的。”不论啥时,只需乡亲来找,她都是放下手中活计就走。那时请先生,都是步行,她虽是小脚,却走得很快。若是家长带小孩来到她家中,她都是马上治疗。她家中有地,也有活计,但她基本上不下地,没事时也研讨一下医术,有时也和熟人玩玩纸牌。

李陈氏1918年开端生育,共生了3男1女,长子李泉,二子李生,三子李才,一家人其乐融融过着太素日子。1938年,日寇铁蹄踏入乐亭,乐亭大地深受日本鬼子之害。在中国共产党指导下,展开了震惊全国的冀东抗日大暴动,长子李泉参与了抗日联军,转战冀东一带打鬼子。1939年,部队在迁安沙河驿和日伪军发作激战,在这次战役中李泉牺牲。凶讯传来,李陈氏撕心裂肺般疼痛。那时他们一大家人生活在一同,儿媳还没生孩子,她以为,没有让其守节的必要,一年后,当儿媳提出改嫁时,她一点也没有阻挠。儿媳改嫁到邻村康庄时,让她带走了一切陪嫁物品,以后,婆媳见面就说话,照常往来。1948年,次子李生也参与了工作,后来调到锦州批发部。三子李才也参与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转战在祖国各个战场。她在家中带着儿媳一同生活。丈夫李庆林身体不好,不幸在腿部生了一个恶疮,但这个疮是奇疮怪病,那时又没有好的药物,虽经他和儿媳精心服侍,但仍不见好,最后扩散到全身,乃至病逝,这时他才63岁。

丈夫逝世后,她亲身阅历了乡村协作化运动,在这个时期,她仍坚持为乡亲们行医看病,特别是治疗重生儿和儿童的病痛。她治病的方式是:不上香,不弄神,戴上老花镜,经过望闻问切,再扎针、拔罐,基本上是扎针。她在给小孩治病时,总是鼓舞小孩打败病痛的话,如有的小孩拉稀,她就让患儿伸出小手,边看边说:“不用怕,奶奶给你截一截。”尔后在他们的4个手指上扎针,一边扎一边说:“通知你,奶奶给你截住了,回去别喝凉水。”有时也在肚脐上扎几针,刺激一下就好了。1964年,本村有一户重生儿,生下来不会哭,这个小孩的家长就来请老太太去看。她来到家中,认真对小孩中止检查后通知小两口:“这孩子啥缺陷也没有,这是草麦构成的。今天是十五,他长大准念好书。”并通知小两口:“不用找奶妈给孩子喂奶水,让孩子吃母乳最好。重生儿消化才干差,初乳稀好消化,母乳内有抗体,孩子不爱生病。”随后又教给了小两口一些育儿学问。这时她已77岁,回家还要走两里多路。她行医时,有时也恐吓小男孩,不让他们打死长虫(蛇)、蟾蜍、刺猬、黄鼠狼之类,说这些动物会诱人,别伤害它们。

老太太为人治病,分文不收。若是患者家中真实有艰难,她还辅佐他们一些钱物应急。患者对她治好了病不要报酬过意不去,也想办法报答她,如家中桃杏熟了或新鸡生了蛋、公鸡长大了,捉到或买了大鱼,家中有了新颖物件先给她老送去,在上世纪经济艰难时期,人们总是想办法弄几斤挂面、几斤大米或一、二斤肉,以至有的用布票、粮票换一斤肉送给她。

老太太虽乐善好施,劝人行善,“文革”中有人说她的坏话,村民们出面维护她。她仍旧照常行医。这时,公社虽有了卫生院,大队也有了半农半医,但人们有了小病小灾,依旧愿意找她看,连村里的半农半医有时也找她学习穴位针灸学问。1976年唐山大地震,三儿子调唐山地域革委会工作,不幸遇难,87高龄的她青丝人送黑发人,痛不欲生,但她仍鼓足勇气,和三儿媳、孙子一同生活。1982年,仍有远方的患者慕名来找她来看病。

1987年12月,在李陈氏整整100岁时闭上了眼睛。村民们都来为她送行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+ 发帖

每日签到
推荐阅读

全球姓氏宗亲微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