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于氏故事——“聋子”复仇记

【编者注】本故事所触及的人物和事情与历史事实有悖:于谦死后,家眷受拖累,于冕发配山西龙门,于冕妻邵氏发配山海关;石亨在石曹之乱希图叛乱的事情中恶行暴露,禁卫军奉旨拘捕了石亨。严刑拷掠之后,石亨惨死狱中;石彪被弃市问斩;其私党童先等全被处死。但作者从另外一个角度展示了于冕的聪明聪慧,借以表达诬害摧残忠良者终将得到报应,倡议仅作为演义故事观赏。




明景泰年间,石亨、石彪叔侄仗恃握有兵权,乘景宗得病之机,拥立已被废黜的英宗朱祁镇复辟,重新做了皇帝。石氏叔侄凭着这个功劳,独掌朝纲,肆无忌惮,陷害大臣,荼害忠良。忠臣于谦被他们冤杀后,其子于冕也被罚作官奴。因于冕自幼擅长绘画,便在宫中做了画匠。
这天,英宗一时清闲,想游玩一番,便带着侍卫来到新建的宫殿大门外。只见新殿虽未全部竣工,却已然雕梁画栋、富丽堂皇。他挥了挥手,让侍卫在宫门外等候,然后只身踱了进去。
进得宫来,英宗环顾周围,想到自己被幽禁冷宫多年,往常发起兵变,重新做了皇帝,不由洋洋自得,忍不住自语道:“谁能想到,我朱祁镇一举夺门胜利,再度坐上这华贵的龙庭,又缢杀了朱祁钰,剪除了后患,朕从此无忧矣!”说罢狂声大笑。
笑过之后,他忽然觉得自己过于自得忘形了,特别密派心腹缢杀景宗一事,一旦透露进来,自己将会留下弑杀兄弟的骂名。他忙环顾周围,见空无一人,这才嘘了一口吻,一颗心放了下来。
就在这时,一滴黏糊糊的液体滴落了下来,正好落到英宗的鼻梁上。英宗伸手一擦,手上竟一片血红!他顿时一惊,忙抬头看去,只见横梁上蹲着一个画匠,正聚精会神地描画着,那滴落的液体原来是红色油漆。
英宗又是一惊,心想,那画匠就蹲在梁上,自己刚才的那番话,肯定全被他听到了。想到此,他目露凶光,仰头喊道:“喂,快下来!”
那画匠仍蹲在梁上描画,似乎基本没听见英宗的喊声。英宗更火了,再次喊道:“快快下来!”
画匠依旧不理不睬,继续仰着头描画。
石彪在宫门外听到英宗的喊声,赶紧跑了进来。他乃一介武夫,声如雷震,对着梁上大吼一声:“皇上让你下来,听见没有!”喊罢,震得宫殿嗡嗡作响。
画匠这才有了点觉得,低头一看,居然是皇帝站在下面,正对着自己指手画脚。他顿时慌了神,忙从横梁上爬了下来。英宗定睛一看,这画匠不是他人,居然是于谦之子于冕。石彪一见大喜,心想:我们叔侄不时意欲斩草除根,将于谦一族赶尽杀绝,往常机遇终于来了!他厉声喝道:“好个大胆的于冕,竟敢冒犯皇上,罪不容诛!”
于冕全然没有听到,面对英宗跪下行礼:“罪臣生了一场大病,听力全失,不知皇上所问何事,望乞恕罪!”
听了这话,英宗放下心来:于冕既然聋了,自己刚才的话他一定没有听见。为了表现仁慈大度,便命石彪将于冕带进来,不要尴尬他。
石彪无法,只好遵旨带于冕出宫。来到宫门外,于冕擦了一把冷汗,长叹一声:“我若不是装聋,如何逃得过这一劫……”
此话一出,石彪听得真逼真切,他忙追问于冕此话何意,于冕顿感失言,低头不语。石彪“嗖”地一声抽出宝剑,架在于冕脖子上:“快快从实说来!”
于冕吓得浑身哆嗦,便把英宗刚才说的那些话通通通知了石彪。并说自己当时听了十分惧怕,担忧会被英宗灭口,所以才伪装耳聋,侥幸躲过了一劫。于冕央求石彪,千万莫将此事说进来,否则自己必死无疑。石彪听罢抽回宝剑,“嘿嘿”笑着,转身离去。
石彪岂能为于冕失密,而是立行将此事告知其叔父石亨。石亨听了大笑道:“于冕这小子死定了!”遂疾步入宫,把于冕装聋之事一五一十通知了英宗。
谁知,英宗听了并没有称誉石亨叔侄,而是冷着脸说岂有此理,于冕明明是个聋子。石亨急了,忙辩道:“于冕必定是装聋,圣上叫他来试一下便知。”
英宗思索片刻,命人将于冕传来。石亨骄横地站在一旁,满脸杀气。于冕上殿后,石亨喝道:“你竟敢偷听圣上的秘密,必杀之以断祸源!”
于冕仍是听而不闻。英宗问道:“通知朕,你刚才究竟听到了什么?”
于冕只是呆呆看着英宗,并无任何反响。
英宗无法,只好命太监拿来笔墨,在纸上写道:“你是如何聋的?”
于冕也在纸上作答:“因高烧引发耳聋。”
英宗又写道:“请哪位医家诊治?”
于冕再答:“宫中的曹太医。”
这时,石亨眼珠一转,走过去对英宗耳语了几句。英宗听了点点头,冲着于冕轻轻一笑:“没你的事了,你能够走了!”
于冕却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。
原来石亨对英宗耳语的是,于冕在被问话时,肉体必然高度集中,忘不了装聋;而若是通知他没事了,他的肉体忽然一放松,必定转身就走,这样就会显露马脚了。谁知于冕却是原地不动,石亨黔驴技穷了。
近来,英宗见石亨权益太大、势头愈盛,于是心生忌惮,担忧其叔侄有朝一日重演夺门之变。此时,英宗眼睛斜视着石亨,脸色越来越阴沉。片刻,他挥了挥手,表示太监带于冕分开。
于冕转身刚走出几步,英宗忽然大喝一声:“于冕回来!”但于冕毫无反响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看着于冕的背影,英宗脸色乌青地问石亨:“石爱卿,我在殿中说的那些话,你何以知道?”
石亨慌了,说是听侄儿石彪说的,乃于冕亲口所言,请圣上明察。
英宗冷冰冰地问:“不会是你派侄儿石彪时时监视朕,偷听了朕的话吧?”
石亨闻听此言,心惊胆战,忙求皇上唤来曹太医一问。少顷,曹太医来至殿上。英宗问:“于冕前几日患病发烧,是由你诊治么?”
曹太医应道:“回禀万岁,确有其事。此人大病一场后,听力全无。求我为其治疗,却终不奏效。”
英宗又追问道:“你所言可是实情?”
曹太医回答:“若有半句假话,甘受千刀万剐!”
英宗点点头,让曹太医下去。然后指着石亨厉声喝道:“来啊!把这个为非作歹、陷害忠良的贼子抓起来,押进大牢!”
众侍卫素日对石亨叔侄的骄横早已咬牙切齿,往常听到皇上下令,立马冲上去,将石亨掀翻在地,五花大绑投进了大牢。
抓了石亨,英宗随即派侍卫将石彪召来。石彪听到皇上召唤,十分自得,以为自己告发于冕有功,此番定会升官发财。谁知到了殿内,刚刚跪下,就被几个侍卫摁住捆了起来。石彪大惊失色,连连叫道:“圣上,末将何罪之有!”
英宗冷笑一声:“你整日跟在朕身边,窥探音讯,传播谣言,罪不容诛!”说罢,基本不容他争辩,当即下旨:速将石氏叔侄斩首示众!
石氏叔侄被处以极刑后,京城百姓纷繁奔走相告,拍手称快。
其实,这一切都是于冕早已谋划好的计策。自从父亲于谦被奸臣陷害后,足智多谋的于冕就发誓为父报仇。那天,于冕恰巧听到了英宗的一番隐私之语,他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遂故意将英宗的话传给了石彪,心中已算好了这步棋。然后,他将自己的复仇计划通知了一向敬重于谦的曹太医,二人磋商好了对策,最终将石亨叔侄送上了断头台。

(作者:余显斌 《老年教育(长者家园)》 2016年06期 )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全球姓氏宗亲微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