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故事:正逢国度招兵,王氏压服胡有财,将胡大刚送去退役

"\u003Cp\u003E\u003Cimg src=\"http:\u002F\u002Fp1.pstatp.com\u002Flarge\u002Ffefc00004ea038d3d343\" img_width=\"1280\" img_height=\"720\" alt=\"小说:正逢国度招兵,王氏压服胡有财,将胡大刚送去退役\" inline=\"0\"\u003E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而这时,被胡有财骂了一通的王氏正恨恨地躲在灶下抹眼泪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她的确不喜欢胡大刚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当年她年岁悄然就嫁过来当了晚娘,本想好好待胡大刚,但胡大刚他奶却像贼似的防着她,天天掀开胡大刚的衣裳检查,看他有没有挨打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这使得王氏恨透了晚娘这个称谓,也慢慢看胡大刚不顺眼起来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巧的是,胡大刚十三岁那年,县太爷到牛头村下了招兵的军贴,说村里每户人家都必需出一个成年男子应征入伍,否则就以叛国罪论处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当时胡家的成年劳力就只需胡有财一个,家里的重活简直全落在他身上。一旦胡有财走了,那这些活儿就全部都要由她来干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王氏一想就慌了,又哭又闹又吹枕头风,在胡有财面前闹了两天,终于压服他把年仅十三岁的胡大刚送去,替代胡有财服兵役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在大梁国,年满十四的男子才干算作成年。而胡有财和王氏却硬是把胡大刚报大了一岁,让他顶替了胡有财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胡大刚被征收服兵役后,胡大刚他奶立刻闹开了。一时间,不少人都指着王氏的脊梁骨在背后骂,说她是个黑心的晚娘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三年后,应降服兵役的人都陆续回了村,只需胡大刚一个久久未归。当时村里不少人替他可惜,王氏却在心中暗喜,要是这个讨债鬼死在外面,乡亲们就会慢慢遗忘她是个晚娘这回事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,时隔八年后,胡大刚竟带着五十两银子从外面回来了。还说他多服了几年兵役,银子是军中的将领奖赏给他的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这一下,她和胡有财硬送胡大刚去服兵役的事便又被翻了出来。再加上她两个亲生儿子比胡大刚小了四五岁,都结婚生子了,胡大刚却还是光棍一条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王氏收了胡大刚的银子,日子却过得如坐针毡,总是咬牙在心里暗暗揣摩着,如何不用花钱又能给胡大刚讨个媳妇儿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这样又过了大半年,不久前的一天,胡大刚去山上砍柴,忽然背了个细皮嫩肉的丫头回来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王氏初时还吓了一跳,以为是胡大刚干了什么奉公守法的勾当,后来听他说是从山上捡回来的,这才眼睛一亮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这不花钱就能白娶的媳妇儿不就在眼前么!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如意算盘一打,王氏便立刻付诸行动,趁胡大刚进来干活的时分问了那姑娘的主见,立刻就把婚事定下来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哪知道偷鸡不成反噬把米。她本以为娶了个听话的儿媳妇就能摆布胡大刚,却不想这儿媳妇也是个硬骨头……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王氏一边想一边坐在灶膛下捶胸顿足,悔得肠子都青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她那银镯子,可值一两银啊,居然就这么白白没了,可不就是在剜她的心么?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就在她这么想着时,灶屋门口忽然又闪进一个人,原来是她的大儿子胡二宝进来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“娘,你那镯子真不见了?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一听他这话,王氏就忍不住狠狠刮了他一眼:“那还有假!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胡二定看着她嘿嘿一笑:“我还以为你就是想赶老大走,所以才出了这么个主见。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王氏恨声:“我赶他走做什么?家里往常正是缺劳力的时分,他要是走了哪个来帮我们干活?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胡二宝不由得诧异:“你不赶他走你演这一曲做什么。还是赶紧把你那镯子拿去当了称二斤肉回来吧,整天清汤寡水的,都快把和我进贵吃成和尚了。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王氏气不打一处来,站起来狠狠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头:“你们这些讨债的,整天就知道要吃好吃的,家里哪来的钱买?你们拿钱回来了么?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这话说得胡二宝一咽,心有不甘地看了她一眼后,只能抓抓脑袋进来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这边,杜梨按昨的办法在屋里擦了身,又把刚才和胡大刚说的话回想一遍后,顿觉整个人都轻松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胡大刚这回也没走,就在门外等着,见她把门一翻开,就独自进屋帮她端起洗澡水泼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秋日的水原本就凉,杜梨洗完后就直接一头钻进了被窝,将那床破被子紧紧裹在身上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胡大刚在院外擦完身也很快进了屋,上床前还往桌子上放了个东西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杜梨借着灯光一看,发现他放的竟是一只银镯子,立刻福至心灵,道:“是王氏藏在我们屋里的?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胡大刚点点头,朝那镯子瞄了一眼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杜梨有些猎奇,忍不住把那镯子拿来认真看了看。发现这镯子花纹和样式固然古朴,但做工尚可,王氏说它值一两银,应该不是吹嘘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想到那女人刚才的表情,肯定是由于发现这镯子不见了,才又恨又恼,又有苦无处说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杜梨不由笑起来,道:“我看她挺宝贝这镯子的,过几日想个办法给她放回去吧,这两日先让她急一急,算是给她个回礼。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“嗯。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男人一边上床一边沉声应着,见杜梨在那镯子上摸了又摸便道:“过些日子也给你买。”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杜梨听得愣了一下,过半晌才明白他的意义,只得抽了抽嘴角把镯子又放了回去。她地道是见这镯子上的花纹有些稀罕才多摸了两下,并不是看中了王氏那镯子,不知道这胡大刚又是怎样想的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两人并肩往床上一躺,杜梨不一会儿便睡着了,朦胧中觉得身边不远处像放着一个暖炉似的热烘烘的,恍恍惚惚便靠了过去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第二天一早,胡大刚天不亮就起床出门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杜梨肋骨和后背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,再加上王氏吃了昨日的闷亏,更视她如眼中钉,便主动提出要跟陈氏和李氏一同上山摘茶子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在山上呆半天,杜梨又认识了好几个乡亲,并从他们的言辞上听出王氏在这个村里的名声的确不太好,以至连陈氏和李氏在背后提到她时都语带讥讽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中午,杜梨腰酸腿软地背着一筺茶子回到家,找了半天没见胡大刚的影子,见其它人都不在意的样子,也不好多问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直到回房中休息时,她才发现屋里的东西似乎被翻过了。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杜梨立刻明白过来,这是王氏不死心,又到她屋里找镯子呢!\u003C\u002Fp\u003E\u003Cp\u003E  想到这,她不由狡黠地笑了笑。那镯子早就被胡大刚收起来了,料她掘地三尺也找不着。\u003C\u002Fp\u003E"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全球姓氏宗亲微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