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首页 姓氏志 李氏文化 查看内容

家里开支大,李氏在张氏面前嚼舌根,欲送走沙子当学徒

vooper 2019-1-16 15:32

家里开支大,李氏在张氏面前嚼舌根,欲送走沙子当学徒

一家人顿时人仰马翻,又是请大夫,又是拿药的,花去她上百个大钱。钱花进来不说,她老伴儿背后里把她好一阵说叨。还有小儿媳妇,直到回镇上那天,也没给她个好脸色。
张氏心中那个郁闷呐,差点憋出一场病来。打那以后,她就当小草那死丫头是空气,无论做什么,她都当没看见。好在那丫头,除了吃饭的时分只顾着自己一家外,倒也没有什么让她难以忍耐的事情。为了银子,她忍了!

“娘,娘!”李氏痴肥的身影急匆匆从外边回来。在跨过门槛的时分,差点被绊了个跟头。

她在院子里四处看了看,做贼似的把张氏拉进屋子,神秘兮兮地道:“娘,最近我们家开支不小吧?我都替您心疼!!老二一家太能吃了,四个孩子,吃起饭来顶两三个大人呢!”

张氏心中的火又被拱起来,附和道:“可不是嘛!一袋子粗粮,没几天就见底了。银钱如流水,哗哗地直往外淌。我这急得哟,满嘴都是火泡。老二那个媳妇看着诚实,咋就一点都不知道替家里分忧呢?”

张氏一边说,一边拍着自己的大腿,满脸的不满。

李氏一副感同身受地道:“可不是嘛!老二那个媳妇,只会做表面功夫。她还在外边说,家里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干的。外面谁不夸她贤惠?我还好,只不过被人说声懒。就是婆婆您,却成了苛刻媳妇的恶婆婆了!”

张氏一阵咬牙切齿,恨道:“这可恶的婆娘,原来是个内毒的。我倒是看错她了!!”

李氏见机遇差不多了,便把目的说了出来:“娘,她这样不把您放眼里,不就仗着儿女多,未来有人给她撑腰吗?我倒是有个法子,能够消减她的锐气。”

“人家儿女多,是人家会生。哪像你,只下了一个蛋,就没动静了!!”关于老大媳妇只生了黑子一个,张氏早就不满了,不过往常也不是说这的时分,她追问了一句,“什么法子,说来听听。”

“我娘家哥哥说,镇上的木器店招学徒。老二家的小沙也不小了,当学徒管吃管住,家里省了一个人的口粮不说,未来学到了手艺不也是个营生?”李氏口沫翻飞地说着。

张氏皱着眉头想了想,道:“木器店?是那个章记吗?听说那章记的掌柜很残暴,店里的伙计一茬接一茬的换。有的还落下残疾,要是……”

李氏胖手摆了摆,道:“传言而已,我娘家哥哥跟章掌柜认识,那人平常挺和气的,要不生意也不会做那么大。就是对学徒请求高而已。您想,谁挑学徒,不想挑个能干活儿的?”

张氏想想也是,老二家的小沙也不是个懒的,进来当学徒,三五年回来,做木匠可不少赚银子。

当天傍晚吃饭的时分,张氏趁着人都在,便宣布了这个音讯,并且道:“小沙是个勤快懂事的,学东西又快。说不定没两年就能出师赚钱了。有个手艺,总比以后风里来浪里去的,要安全得多。人家木器店只招一个学徒,要不然,也把黑子送去。未来兄弟俩自己揽活,或者开个店,不比什么都强?”

一家人听着,都没什么大意见。只余海有些犹疑:“娘,听说木器店学徒,一进去要做很长一段时间粗活。小沙年岁小,扛木头的活,只怕做不了。”

张氏一听,顿时脸拉下来,把碗往桌子上一顿,不快乐地道:“都十一了,还小?过两年都能娶媳妇了!!老二,可不能这么惯孩子!娘这也是对你们好,我娘家村里的王木匠,每年帮人打家具,吃的穿的,可都比我们强多了!!”

余小草有些担忧地看着刚被养出点肉的哥哥,心中腹诽:别说王木匠了,村里比咱家吃得好穿得好的多了去了。不是咱家没钱,是奶奶你太抠门,光偏心小叔去了。这么小的孩子,就要送进来当学徒,这是有多狠心哪!

她用力戳了戳碗里的豆羹,小声嘟囔一声:“那么好的事,为什么不让黑子哥去?他比哥哥大三岁,个头都赶上大人了,还在村里惹猫打狗的,不更应该进来学点啥?”

李氏一听,立马炸毛了:“大人说话,哪有小孩子的事?老二,你看看你们把孩子惯成啥样了?”

张氏想说什么,又强忍着咽下去了,只是道:“黑子那脾气能干啥?送去没两天也给退回来了。要说学手艺,大海从小就手巧,人家编筐子,看两遍就学会了。小沙这点随了他爹,也差不到哪去的。”

“娘,我也没说不让他去。只想着等两年孩子再大大,身量长成了,再去……”余海还是不放心,看着才到自己腋下的儿子,好脾气地道。

张氏打断他的话,嚷道:“你当木器店是咱家开的啊?你想什么时分去就什么时分去?谁家孩子去学徒,不是从小送过去的?大了,学东西就慢了,谁还要?”

余海还要说什么,缄默了半晌的余航,沉稳地启齿了:“爹,奶奶说的是,我也不小了,学点手艺对我没啥坏处。邻村的二栓也当过学徒,说只需眼神头活络点,手脚勤快点,也没啥罪受。我去!”

余海知道大儿子平常看着闷声不吭,主见大着呢。他想了想,觉得让儿子试试也没啥不好,不行的话,花俩钱把孩子领出来就是。

余小草见大伯娘如此积极地促成大哥去当学徒,说其中没有什么猫腻,她是不信的。可是到底有什么不妥,她也说不准。只能眼看着哥哥收拾个包袱卷,被送去镇上的木器店了。

转眼,酷热的夏天过去,凉快的秋天姗姗而来。地里的大豆高粱正是收割的时节,四处洋溢着歉收的喜悦。

余家是典型的渔民,重渔猎轻耕种,家里就三亩沙土地,种了高产的番薯。收获的话,还要等上个把月。

秋季,猎物正是肥美的时分。每到这个时节,余家人就不再让余海出海捕鱼,留他在家里专职捕猎。简直每隔一天,余海就上山一次。有时分跟赵猎户结伴,更多的时分是自己上山。

余小草仗着老爹的溺爱,缠着余海带她进山。可思索到山里蛇虫猛兽较多,小女儿又体弱,余海说啥也不同意。只哄着她,允许每次回来都给她留只野物。

天天吃野味,久了也会腻。家里人能吃饱饭后,余小草不再把眼光放在吃喝上了。她要赚钱,手中有钱心不慌。可惜现阶段,她只能偷偷地中止。假如能分家,她就能够敞开手脚的干了。可惜,古代向来是父母在不分家的,希望甚是苍茫啊!

不过,以余小草八岁的年龄来说,能够赚钱的路径真实少得不幸,再加上要偷偷摸摸的干,可真难为她了。

无法之下,她把眼光投向了伎俩上的五彩石。小补天石被她看得心中发毛,腾地跳出来:【休想再拿我当诱饵,吾乃堂堂补天神石,岂能做如此下贱之事?】

余小草略带不好意义地道:“小汤圆,这不是没办法吗?你也说了,每次帮了我这个主人,吸收灵气的速度和纯度,都会有所提升。当鱼饵诱饵神马的,也是辅佐的一种嘛!要不然,我们全家往常的身体都棒棒哒,你哪里有机遇大显身手发挥作用呢?”

被弱鸡主人强加上“汤圆”这个名字的小补天石,曾气得好几天没理余小草。后来见她死不悔改,无法之下,只好顶着这个不威风也不神色的名字,深深地郁卒着。

听余小草这么一说,小补天石有些动摇了。自从它察觉自己每帮一次余小草,灵祖娘娘的禁锢就松了一咪咪,因而它吸收灵气速度和纯度都有所提升。要想快些突破灵祖的禁锢,破碎虚空回到女娲娘娘身边,就必需多帮主人多做好事。

以它往常的状态,能帮上主人的机遇少之又少。虽说给主人当鱼饵引野鱼很损它补天神石的颜面,可跟加快灵气吸收,早日回到女娲娘娘身边一比,当诱饵就当诱饵吧。

余小草在小补天石纠结的时分,曾经准备好绳子。今天,晗哥哥允许教她设绳套抓兔子。假如有小汤圆的辅佐,每天肯定不落空。

【要我帮你……也不是不能够!】小补天石仍然圆嘟嘟金色小奶猫的形象飘浮在空中,它此时耷拉着尖尖的小耳朵,一副不甘不愿的容貌,【你要每天到那个捕鱼的山谷里打水给我洗澡,那里的水灵气更地道些。】

“好!成交!!”小草伸手想要摸摸它,乒乓球大小的金色迷你猫,真实心爱到让你的心都消融。可小补天石却傲娇地从背上伸出一对光翅,忽闪一下躲开她的爱抚,小脑袋扭向一旁不理她。

“二姐!你怎样不叫我?差点睡过头了!”小石头衣服穿得歪歪扭扭,胡乱地抹了一把脸,随手拿起一个背篓,跟着余小草出了门。

本文来自小说《农园似锦》


分享到

全球姓氏宗亲微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