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首页 姓氏志 陈氏文化 查看内容

陈氏姑嫂与麻婆豆腐

jansie1314 2019-1-16 16:18

陈氏姑嫂与麻婆豆腐


麻婆豆腐,原本不算是一道高尚的名菜,可是在巴黎,在伦敦,在非洲金夏沙,在澳洲墨尔本,今天依旧随处遗留着它的芳踪,假如陈氏姑嫂公开有知,也会感到万分光彩与自豪了。

成都北门顺河街,是一片木材集中地,遍街之上,简直家家都是木行,即便有三家两家,做的不是木材生意,但也依赖木材过活。独一例外的,大约就是由木行改业的麻婆豆腐饭店了。

原来麻婆娘家姓温,是北门火神庙万丰酱园大掌柜的七姑娘,小名巧巧。她上有三个哥哥,三个姊姊,个个资质平凡。唯有巧巧长大了以后,反而出落得芙蓉如面柳如眉。有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和小巧有致的身体,可是老天偏弄促狭,在她粉脸上洒下一些白麻子,但她麻得娇,麻得俏。

十七岁那年,嫁给顺记木材行四掌柜陈志灏。新婚以后,小俩口恩爱异常,正因如此,大嫂二嫂在嫉妒中,就有意无意的散播些谗言蜚语。时间长了,原来对她颇为心疼的婆婆,也慢慢的由冷落而加以责骂了。

她的三哥三嫂,从前也是受不住婆婆嫂嫂的冷言讽语而远走高飞,在那数百里外的重庆,另外开了一家药房。大约是受了这两人的影响,夫妻暗暗磋商妥当,分得了少数现金和三间街房,也分开了陈家老窝。

三间街房自家住了一间,另两间依旧续租给原本的一家羊肉店和一家豆腐坊。四掌柜的就到廿里外的马家碾,替一家榨房当起管事,每天早出晚归。白天她用针线打发寂寞,整天紧闭门户,过着甜甘美蜜的岁月。独一遗憾的是她没替四掌柜的生下一男半女。

第二年的春天,她的小姑淑华,由于和二嫂吵嘴,赌气分开了爹娘,投靠她的四嫂。从此姑嫂相依,日子有了欢声笑语。马家碾一带,尽是油坊。成都左近的三角地带的人,多半从事油菜的种植与榨油,称为菜子,这些菜子,又多半集中在马家碾榨油。四掌柜生性和蔼,待人亲切诚恳,一两年后,他已由秤油、发油的管事,升为採购、采购及收款员了。只需是他经手的事情,对那些穷苦挑伕异常体恤、仁慈,绝不使苦力白赔血汗。

她家住的中央是马家碾进城必经之路,那些挑伕大都把这儿当成中继站,他们为了感念四掌柜的待人厚道,经常送点自家的小东西报答。固然他俩再三推托,但是穷苦的人,礼轻仁义重,于是收了之后,巧巧总是左边店裡买点羊肉,右边店裡买点豆腐烧上一盘,再配两样小菜回赠。

这样的幸福生活,刚刚渡过了十年,不幸的命运却降在她身上,光绪二十七年七月十五日,四掌柜在金堂马家渡翻了船,从此她失去了心爱的丈夫,从此她破灭了人生的美梦。

淑华看她鳏寡孤独,加上十年相依的情感,固然自己都十九岁了,可怎麽捨得离弃处于困境又极为心疼自己的四嫂而出嫁呢?当然出了这种状况之后,陈家、温家都曾派人要接她俩回去,但都被她们严词拒绝,她俩知道那碗闲饭,并不容易享用。

刚开端,娘家婆家固然也有些微的救济,但是无济于事,姑嫂俩为了生活,不得不面对理想,翻开门户,为生计而打拼。她俩都做得一手好针线,能剪会裁,可左近人家,都非豪门钜富,除了过年,平常很少添製衣物,想专靠这门手艺吃饭,不上算!

幸而这个中继站每天依旧人来人往,那些种植、榨油的「菜子」,卖苦力的油担子「挑伕」,不论是过去熟识或才见面,全都感念以往四掌柜的善待,看她们翻开店舖,每天仍来歇脚。有些带点米,有些带点菜,空手的就在隔壁两家店,买点羊肉、豆腐,洗洗弄弄,等巧巧来上锅一烧,就可饱餐一顿。大家故意省下一口,就足够姑嫂早晚两餐而有馀。

这些诚挚的友谊,不但鼓舞了巧巧枯萎的心灵,而且更使她练就出一种专烧豆腐的绝技。在众口鼓吹声中,巧巧所做的臊子(羊肉)豆腐美名,居然传遍了川西一府十馀县。凡是过去认得四掌柜的,总是想方设法,提点礼物上门探望,目的仅在一尝她的烧豆腐手艺。四掌柜的老东家,以为巧巧姑嫂既然都标明守贞不嫁,又不愿返回娘婆二家,再三劝巧巧继子成祧(继承为后嗣),以娱晚景,并好意借予资金辅佐她开店当炉,一展烹调专长。

那时正是光绪卅年,社会习尚激进,妇女抛头出面,谁能避免旁人指责?温陈两家亲友以为是奇耻大辱,陆续登门,一力劝止,但她俩意志坚决,店日日照样开,豆腐仍天天烧。后来乾脆向两家声明,只需拿出五千两银子「生息」,她就关店歇业。提到要钱,兄弟妯娌就只好闭口裹脚。

从此姑嫂打起肉体,一心一意招呼生意,嫂嫂剁肉烧菜,小姑擦桌洗碗。她俩行得正,坐得端,长期事实表现,人们内心才慢慢由轻视而转变为敬重了。宣统二年,她三哥把十二岁的次子带回成都,正式过继给巧巧为子,可惜由于不是自己亲生又忙于生意疏于关爱,结果十六岁那年,偷偷跑上部队当了一名副官。

就这样,年复一年的,店面扩展了,生意兴隆了,但她俩的青春也就在「一双小小的金莲」,急速的挪移中慢慢的流逝了。为了避免闲言,店中「一无应门五尺之童」。豆腐、羊肉,要客人自行置办,客人所付火费、饭钱,姑嫂多寡不争。她俩由于劳累过度,民国二十三年,淑华首先病倒,万不得已找了一位远房族孙前来辅佐。结果一年之间,姑嫂先后逝世。

生前,有人叫她巧姑娘、四少奶;又有些人叫她陈四嫂、掌柜娘。麻婆是她死后挣出来的招牌:麻,是他人对她美丽娇俏的怀念;婆,是他人对她年高德邵的尊称。而麻婆豆腐竟成为四川出色的名菜,谁又能知道这碗豆腐的背后,却有着数不尽的辛酸与斗争,流不完的眼泪与汗水哪!

分享到

全球姓氏宗亲微信群